一般实验室安全

大学的危险品管理

发布时间:2015-09-02

大学的危险品管理

812日深夜,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的某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现场火光冲天,腾起蘑菇云,爆炸产生强烈震感,引起社会震惊。对于聚集各种易燃、易爆、有毒物质的高校实验室来说,如果没有严格有效的安全管理机制,加之师生安全意识淡薄,这块科研重地便会沦为校园“隐形杀手”。

  大学实验室向来被认为是校园中的危险区域,常被比喻为炸药库、生化武器库、毒药间等。爆炸案、火灾案、中毒案一旦在实验室中发生,稍有不慎不仅会造成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处理不好也为学校荣誉蒙上一层阴影。

  高校里的真实“血案” 这是发生在北京某“985”高校实验室里的一起“血案”。虽然已经研究生毕业4年,但李然依旧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研一时,正做着化学实验的她听到隔壁实验室一声巨响后,立刻跑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远远地只见一名女生的一只手掌中冒着白烟,而且血流如注。在意外发生后,学校没有公布任何信息,包括这次实验爆炸的具体原因、这名女生的伤势。李然和她周围的同学只知道,这名因爆炸受伤的女孩毕业后顺利进入了一家到学校招聘收到的简历数量可以用麻袋装、非常多优秀毕业生挤破头皮都想加入的研究所。对此,身边不少同学都议论纷纷,因为据了解那名女生的学习表现并不突出,背地里猜测这次“幸运”是学校因为之前的实验室爆炸给她的“封口费”。

  接受本文作者采访的李然表示,对该起实验室爆炸事件及身边同学的猜测,没有任何编撰和夸张的成分,“完全没必要夸张声势,给自己母校抹黑”。

  就在李然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从未被公开的“985”高校实验室爆炸事件不久,201431810时许,北京师范大学化学楼9层的一间实验室被爆料起火了。据当时正在对门教室做实验的学生描述,“之前我们也不知道对门实验室着火了,只是突然闻见有烧焦的味,也有化学试剂的味。之后眼瞅着有黑烟从门缝里飘了过来,当时就把我们给吓坏了。”另一名学生接着说:“当时我们第一时间是想着要逃出去,可外面的火把天花板都给烧着了,还往下掉,我们被困在实验室里又待了几分钟,之后听到外面有灭火的动静,才往外跑,跑到电梯间就安全了。还好我们都没受伤。”当媒体致电北京师范大学总机,工作人员表示化学楼确实起火,但具体情况不清楚。随后又致电学校保卫科,也表示不予回应。(《北京晨报》,2014-03-19)据报道,“火灾系学生实验操作失误引燃室内杂物,从而导致的火灾,事故过火面积为5平方米,未造成人员伤亡。”(《京华时报》,2014-03-20

  用生命堵住制度漏洞 当然,发生实验室事故的并不仅有中国高校,国外一些高校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意外事故。只不过当国外高校实验室发生意外事故后,公众一般都能通过媒体或学校网站等常规渠道清晰得知造成意外事故的原因、最新调查进展及最终处理结果。

  200954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因安全疏忽导致实验室起火并致使一人丧生,遭到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开出的约3.2万美元罚单。据了解,20081229日下午,UCLA一间实验室内名叫什哈巴诺·桑吉的23岁助理研究员由于用力过猛将实验时注射器内的塞子拔出了注射器,化学试剂叔丁基锂接触到空气后立刻燃烧起来,且实验室中的抽风柜里还放着一瓶与实验无关的乙烷(在一定浓度下遇火可产生爆炸),慌乱中被桑吉碰倒后也立刻烧了起来,烧到了桑吉的运动衫和手套上。此时实验室里还有位博士后在清理实验台,虽然这位博士后立刻用实验衣将桑吉包起来试图灭火,但桑吉不断尖叫和剧烈扭动身体,并不容易包紧,最后不得不放弃,因为连实验衣下摆也烧了起来。最终, 桑吉于事发18 天后在医院身亡。

  事故惊动了四个机构介入调查:UCLA校警、UCLA环境健康与安全办公室、洛杉矶市消防局及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经调查发现,该校规定各实验室人员只需在入职三个月内参加相关安全制度培训即可,10月入职的桑吉直至意外发生那天仍未参加培训。调查还发现该实验室是一个在200871日从其他地方搬来的临时性实验室,也未通过该校例行的实验室安全检查,而按学校规定安全隐患必须在30天之内清理。实验室负责人却在1112日写邮件给该校负责实验室安全的检查人员,希望搬入永久实验室后一并改正所有安全隐患。该检查人员对此竟然也回复“这不成问题”。

  此后,UCLA迅速对大批实验室采取了一系列修整,为所有涉及可燃性实验的人员购置了防火材质的实验衣并指导其正确穿着,大幅修改了实验室健康及安全条例,如安全检查标准化、急迫性的实验室安全隐患48小时内必须改正等。对于无法达到要求的实验室,UCLA副校长吉恩·布洛克表示,“一定会被关闭。如若重开,必须拟定安全计划书等待下次安全检查通过才可以。”实验室新进人员培训时间也由原来3个月内改为须在1个月内接受,否则无法拿到实验室钥匙。2009330日,UCLA还公开了一项安全举措:新成立一个实验室安全中心。这也是美国首个能评估安全制度执行效果并研发如何改善科学家安全实验方法的中心。

  为何杜绝事故那么难? 对比李然母校与UCLA在处理实验室安全事故的方式,虽然截然不同,但都是在悲剧发生后的补救行为。伴随一起又一起的校园实验室安全事故,我们首先应该质问的是为何事故频发,应如何减少实验室事故几率,降低实验室伤害范围与程度?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高教中心主任张男星接受媒体采访时将实验室安全问题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实验用品与设备及其存储方式带来的安全问题,例如化学品、生物制品原本具有的毒性、易燃性、感染性,会因存储位置和方式的不妥更易导致事故;一类是实验室管理制度及其执行力度带来的安全问题,尤其是实验人员不严格执行安全制度极易带来实验事故;再一类是实验室建筑及空间布局带来的安全问题,比如非专门建筑的改建实验室,会因建筑不能满足实验室实验的基本或极限要求导致事故。总结上述三类问题不难发现,抛开科学探求中对未知现象与猜想的不确定因素,如果严格按照各类规定的安全制度严格执行,一般高校普通实验室怎可能有如此多的“意外”发生?接受本刊采访的不仅有李然,还包括现在正在国内某“985”高校读博的材料专业的马力,正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化学专业读博的徐帆和已从法国某研究院化学专业读博结束的王志,四位不同院校背景的受访者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某些相似的实验经历,似乎可为高校实验室为何“意外”多作答。

  对于“国内高校是否在学生进入实验室前进行安全操作培训及培训后的考核”这一问题,四位受访者均表示本科阶段没接受过单独开设的实验课安全操作培训,授课教师只是在实验操作中提醒同学实验过程中的潜在危险有哪些,到了研究生阶段才接受了一到两课时不等的实验室安全操作培训,但也并未对培训效果进行考核。

  四位受访者还共同反映了一个比实验室安全操作培训更恐怖的问题——研究生阶段更复杂、更具危险性的实验,在操作过程中为学生提供指导的却多是高年级学生,负责实验室项目的老师一天也就去实验室进行一至两次的例行“巡视”,“坐在办公室的时间远比实验室多”,甚至还有很多天见不到老师的情况。有些老师会默认为“边实验边进行安全培训更有针对性,学生是实验操作人,理应更注意自身安全”。“保障实验安全是国外高校开始实验的一种底线式的要求,未达到这一标准将不会被允许进入实验室学习或工作。但在国内某些高校实验室中,保障实验安全更像是实验的辅助条件,首要目的是完成实验,至于安全问题,只要不出事即可。”王志结合自身的求学体会说。

  2014110日,教育部曾印发《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计划》的通知,要求“加强与国外高水平大学合作,建立教学科研合作平台……决定依托高等学校整合提升并建设认定一批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在建设模式、科研组织、人才培养、考核评价等方面推进机制创新、改革试点……加速世界一流学科和世界一流大学建设”。而在这样的实验氛围下,中国大学实验室的安全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了吗?

  这不是单纯的安全问题 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看来,大学实验室事故频出并非那么简单,不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单纯问题。保障实验室安全,需建立完整的安全管理体系。为此,阿德莱德大学把实验室安全与员工健康、环境保护整合在一起,通过从环境保护和职业健康的高度来推动实验室安全管理。

  在学校、学部和学院等层面均设有相应的健康与安全委员会负责健康与安全事务的讨论、交流与处置。校级健康与安全委员会由16人组成,主席为分管校长,成员来自3个行政部门和5个学部,每个行政部门/学部出2人,包括1名高级管理人员和1名员工代表;根据各学部的实际情况,学部的健康与安全委员会由多人组成,主席为学部主任,成员包括所属学院的学院主管、安全官员、员工代表以及学部办公室或行政部门的若干代表;学院级的健康与安全委员会也由多人组成,主席由院长担任,成员包括学院主管、安全官员、各个系的主任、管理人员代表、技术支持人员代表和科研人员代表。所有健康与安全委员会每年分4次向上一级健康与安全委员会报告健康与安全的控制情况、重点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对下一阶段工作的细致安排。为保障实验室安全,该校规定各实验室负责人同时均为实验室安全责任人,每年4次定期向学院级的健康与安全委员会汇报工作。同时,阿德莱德大学还有一支13人组成的校级HSW团队负责督查各部门、学部乃至学院的安全环保工作执行情况,在学部和学院也有HSW团队,不同的是学部和学院HSW团队中有相应的安全官员,负责各类安全规范的制定和修改、所有新进人员的安全培训和辅导及健康与安全报告初稿的撰写等。通常理工科学部的安全官员是全职的,而在人文类学科一般是兼职的。

  贯穿学校、学部和学院的系统安全辅导是阿德莱德大学安全管理的衔接线,这使得实验室安全文化氛围得以形成并延续。事实上,对任何一所高校来说,实验室安全管理都不是单纯的安全问题。因为很多实验室安全隐患还需要更多管理部门的协作才能排除,比如修缮工程,需要行政、基建、后勤等多方协作。只有形成优良有序的校园安全管理体系,才能为高校教学、科研活动提供更有效的保障和支持,为高校师生创造一个更安全的工作环境。